很多城市都实行抱团发展

2020-06-17 06:13

董军:今年春节前,习近平总书记在陕西视察时,对陕西提出要追赶超越,这实际上也是对整个西部地区发展的要求。如何支撑西部追赶超越发展,实现与东部地区发展的良性互动、相得益彰,关键要有新引擎、新龙头和新的增长极。

这个提法我们积极支持。区域经济发展是现代经济发展的趋势,很多城市都实行抱团发展,这个模式我们坚定支持。可以作深入地研究,四个城市可以共同探讨研究菱形经济圈。

同时,作为连接南亚、东南亚的桥头堡,昆明日渐成为南亚、东南亚的经济中心、旅游之都。另外,昆明还广泛参与了9+2泛珠三角区域经济合作区,10+1中国东盟自由贸易经济区和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区。

国家在推进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的框架下,应进一步完善差别化的区域发展政策,支持培育以西安等西部核心城市为龙头的重点经济圈,着力打造“中国腹地经济新引擎”,使之成为我国经济版图中的“第四极”,引领和带动西部地区追赶超越发展。

董军:国家实施的重点基础设施项目应更多向西部倾斜,支持西部地区加快构建现代交通体系,包括高铁、重载货运铁路、高速公路网、油气管网、智能电网、重大水利工程建设等,实现区域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

黄奇帆:我很赞成,我记得我两年前提出西三角经济圈“西安、重庆、成都”,我当时提要推动“西三角”的发展,作为中国内陆城市的增长极。对于菱形经济圈,我赞成他们这个提法。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到,把“一带一路”建设与区域开发开放结合起来,加强新亚欧大陆桥、陆海口岸支点建设。

昨天,记者就菱形经济圈对正在参加两会的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市长黄奇帆进行了专访,黄奇帆表示很赞同菱形经济圈这个提法。

西安和成都各有各的特点,各有各的优势,作为“一带一路”的两个重要的节点城市,在“一带一路”的发展中都会发挥各自的优势和各自的作用,怎么样整合这种优势,确实需要从国家层面上做出统筹安排。

李文荣:昆明的优势产业主要有资源性产业,包括生物制药;我们是植物王国,有以中药为主的医药产业;昆明的冶金矿山资源比较丰富,但我们不能走过去那种高耗能高污染的路,要走深加工的路。另外,昆明的制造业特别是先进制造业这块比较好,在机械制造这块可以与这些城市形成互补。

昆明,作为云南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人口占全省20%、gdp占30%,在云南抢抓长江经济带、“一带一路”建设机遇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为此,昆明很早就开始了布局,包括开通泛亚铁路等。

记者:成都提到打造“成渝西昆菱形(钻石)经济圈”,您也提到要着力打造“中国腹地经济新引擎”,这背后说明的是什么?

董军:我们的希望应该都是国家在西部以中心城市为主,能够像发展环渤海、珠三角、长三角这样的办法,来形成一个新的经济增长极,来带动和促进“一带一路”的发展。

记者:成都市提出菱形经济圈,将成都、西安、昆明、重庆纳入到这个经济圈对接“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您如何看?

我认为我们的基本设想都是一致的,在西部,把重要城市的资源整合起来,发挥这些中心城市的辐射带动作用,促进发展。

对于成都市提出的菱形经济圈,全国人大代表、昆明市市长李文荣表示了浓厚的兴趣,他对记者表示,昆明可以实现菱形经济圈向南亚、东南亚走出的平台。

无独有偶,董军今年带来的建议则是建议国家支持西部中心城市协同打造“中国腹地经济新引擎”。

李文荣:目前国家三大区域战略规划昆明占了两块,一个是长江经济带,一个是“一带一路”,两大经济带中昆明都是面向南亚、东南亚的关键城市,从地理区位看,昆明在航空铁路方面都是“一带一路”的交界点,随着南亚、东南亚与中国经济的进一步紧密,昆明一定会成为区域的商贸之都。昆明有四条国际航线,也是人流的集散地。

目前,电子信息、装备制造、汽车产业等多个万亿级的产业集群也正在这两个城市形成。随着两地经济的发展,两地产业融合、经济的互补性进一步加强。

记者:那重庆市政府会在菱形经济圈起什么作用,政策层面会作些什么规划?

黄奇帆:首先是交通的互联互通。产业的互联互通是因地制宜的,各地企业市场化本身就会产生的。政府创造互联互通的环境条件,市场本身会起到资源配置的作用。

黄奇帆:政府主要职能本来就主要搞基础建设,搞投资环境,搞互联互通的市场秩序。互联互通的真正动力是市场的动力。

李文荣:这等于打通南北丝绸之路,北方丝绸之路是从西安出去,南方丝绸之路是从昆明这里出去,这个菱形经济圈把南方和北方丝绸之路都概括进去了,而且是一个交汇点,很有意义。

我很赞成,我记得我两年前提出西三角经济圈“西安、重庆、成都”,我当时提要推动“西三角”的发展,作为中国内陆城市的增长极。对于菱形经济圈,我赞成这个提法。

我们作为“一带一路”上的重要节点城市,我们期待“一带一路”具体的规划和重大项目的实施,从而带动“一带一路”上的城市比如我们昆明的发展。

3月10日,在全国两会的陕西代表团驻地,记者专访了全国人大代表、西安市市长董军。在这位已经在西安任职十余载的官员口中,记者感受到了他对西安借力“一带一路”的强烈盼望。

李文荣:昆明最大的意义是面向南亚、东南亚走出去。昆明这个城市有一个区位,特别是市场的辐射能力强,经济关键是看市场,城市的平台,这种价值可以让区域之间的城市共同享用。昆明这个平台一定可以为这个经济圈做好服务,包括成都的优质产品可以借道昆明出去。

昆明还是能源和通信的重要城市,这构成了昆明在“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重要作用。昆明经济社会的发展,将把“一带一路”作为发展的重要契机,按云南省委、省政府提出的要求,推进交通、水、电、油气、网络等建设。

作为古丝绸之路的起点,古城西安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节点城市,正迸发出一股全新的活力。

记者:像现在很多城市都提出区域发展,昆明如何实现与西南兄弟省会城市的协调发展?

这两个提法应源自于西部“一带一路”支点城市抱团发展的内生需要。

我认为我们的基本设想都是一致的,在西部,把重要城市的资源整合起来,发挥这些中心城市的辐射带动作用,促进发展。

记者:请您谈谈“一带一路”建设与区域开发开放结合中,西部西安和成都等节点城市的作用?

李文荣:这个提法我们积极支持。区域经济发展是现代经济发展的趋势,很多城市都实行抱团发展,这个模式我们坚定支持。成都、重庆、西安过去都是同一个层次上的城市,我们和西安还是很好的友城,产业有互补性,交通的建设,特别是高铁建成后,我们的交通会很方便,从人才资金物流这些都有互补性,都可以形成一个菱形经济圈,这些可以作深入地研究,四个城市可以共同探讨研究菱形经济圈。

3月8日,全国人大代表、成都市委副书记、市长唐良智在两会四川代表团第四次全体会议上,向李克强总理汇报时提出建议:国家规划支持成都、重庆、西安、昆明构建“成渝西昆菱形(钻石)经济圈”。这是一个具备前瞻性、战略眼光的设想。

李文荣:我们非常重视这块,我们参与了9+2泛珠三角区域经济合作区。现在我们走向高铁时代,我们将加快昆明与贵阳、珠三角、长三角的高铁建设,这很重要。昆明可以提供一个平台,与这些城市互联互通起来,为这些城市服务。我们也希望借用这些城市的优势,比如成都的优势来发展昆明。最近,我们还召开了9+2城市市长论坛,共同探讨9个城市的发展,包括成都、广州、深圳等城市都在其中。

川渝本一家,经济一脉牵。成都、重庆,两个近邻城市,坐火车只要两个小时。

积极引导东部产业向西部梯度转移,在继续实行现有优惠政策基础上研究制定新的措施,促使产业资本向西部流动、重大产业项目向西部布局,支持培育特色优势产业,切实增强西部地区追赶超越发展的“造血”功能。

近日,成都首次提出由国家规划,成都、重庆、西安、昆明四城构建“成渝西昆菱形(钻石)经济圈”的建议,以此更好实现“一带一路”战略和长江经济带战略的互联互通。

在培育产业方面,我们将推动加工产业和新兴产业的发展。昆明作为门户城市,我们会加大生态文明的建设,在全国74个城市空气质量排名中,昆明都排在前十,空气质量有保障,我们正在加强从水体为主的建设,滇池治理到了关键的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