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通货膨胀

2020-08-13 07:57

就在上个月,国家发改委会同国家卫计委、人社部、财政部共同印发《推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意见》,要求到2020年基本理顺医疗服务比价关系,重点提高诊疗、手术、康复等服务价格。此后,北京地方版医疗服务价格方案已如箭在弦。

另外,有业内分析人士注意到,北京在调整医疗服务价格中,特别提到了院前急救,这应该属于符合地方特色的调整。本月初,《北京市院前医疗急救服务条例》在北京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上审议通过,将于明年3月1日起实施。条例明确,北京市将院前医疗急救服务产生的医疗服务费纳入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城乡居民医疗保险报销范围。业内曾多次呼吁,院前急救中,无论是担架搬抬还是急救服务等,都属于价值洼地,也亟待合理定价出台。

在讲解医保的相关新政时,北京市人社局医保处副处长杨菁则表示,按照任务规定,主治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疾病的105种大医院常用药品,年内将全部下放到北京市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这意味着,此前必须前往大医院挂号开药的患者,很快就能在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买到药。“更重要的是,北京医保报销大目录中可报销药品2510种,而社区目录目前可报销药品1435种,这样的差距常使病人不愿去社区医疗机构,未来在各方都准备好后,两个目录将实现全面对接。”

多年来,手术材料、设备费用高于医务人员的手术劳务费用,这种早已屡见不鲜的现象,凸显了医疗机构收入价格的扭曲。积水潭医院院长田伟曾表示,2015年,该院亏损达1亿元,“医疗服务的收入太低,我们七成以上的手术收费都不及成本价,如果仅简单降低药价,却不提高医疗服务价格,会让医院亏损严重”。但另一方面,在患者大呼“看病难、看病贵”之时,如何稳妥提价成为行业内的一大焦点问题。

针对北京将调整医疗服务价格一事,昨日,北京同仁堂中医医院院长匡桂申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北京的调整有地方特色,也很有必要,但建议主管部门在提高服务价格之后,是否可以进一步考虑放开由市场定价。

事实上,此次为了推动分级诊疗,任务可谓多箭齐发。在提高基层医生积极性方面,任务提出,为与基层医务人员工作量明显增加相适应,同时鼓励基层提升服务能力,落实基层首诊要求,体现按劳分配原则,从2016年起对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绩效工资总量上浮20%。而对社区返聘的高级职称退休医生的待遇每个工作日不低于200元。

对于医联体这一分级诊疗制度的载体,任务中也给出了新的管理模式。“为加强对医联体的协调管理,提升医联体服务能力,各区应探索建立由政府有关部门人员、医疗机构有关人员组成的医联体理事会,履行对医联体的监管职能,并对医联体内重大事项进行有效调整,”高小俊说,“今年底前,北京医联体的数量将超过50个,届时医联体理事会的筹建也将加速推进。”

据介绍,现在北京公立医院的医疗服务均按照《北京市医疗服务价格收费定价标准》(俗称“大红本”)定价,具体来说,肌肉注射0.5元/次、静脉抽血1元/次、针灸4元/次。但这套收费标准是在1999年制定的,17年来价格从未调整。由于通货膨胀,许多定价如今已经不足成本价。北京市发改委价格司司长许昆林曾公开表示,现行医疗服务价格未能完全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动价值。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以中医为例,患者可能在实际按摩针灸中,并未感受到价格如此便宜,那是因为按照行业内约定俗成的规矩,如一位医生一次针灸费用为40元,在开缴费单时,就开10次服务费,通过多开治疗次数实现治疗费用提升,如果不这么做,根本没有医生愿意出诊,”昨日,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医医院高管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所以未来提高医疗服务价格对中医的影响不会很大,在这种背景下,主管部门确实可以考虑对中医的针灸、按摩等服务放开市场定价。”

根据北京发布的最新任务,本市将统筹研究本市医疗服务价格改革方案。2016-2017年,将按照成熟先行、重点突破的步骤,推进院前急救、护理、中医、康复等特别能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的医疗服务项目价格规范工作,探索分类管理,改革新增医疗服务项目价格管理方式。至此,北京圈定了地方版医疗服务价格“上涨”范围。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虽然北京市发改委、北京市卫计委作为该项任务的责任部门,被限时2017年完成,但高小俊在接受采访时强调,实际上各部门都在赶工,希望年底前能够推出最新价格方案。

免责声明: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